2018.11.27調升職業稅免稅額


書面質詢

近年澳門經濟發展迅速,就業情況理想,失業率保持較低水平,居民月工作薪酬方面有所改善,但伴隨着不明朗的外部環境因素影響,本澳已經步入加息周期,基本利率將逐步上調,未來一段長時間內勢必加重居民償還樓貸的經濟壓力[1]。本澳人口老齡化的態勢亦是不爭的事實,不少家庭照顧者還需要獨力承擔起扶養長者及子女的日常開銷,生活成本不斷提高,一些中等收入家庭每月的收入在扣除了一大堆必要開支之後,能夠儲蓄下來的並不多,生活質素似乎不見得有顯著的提升,可能只是“名義上的中產階層”,特區政府有必要多關顧中等收入群體的需要。


    事實上,職業稅的豁免及退稅最能直接紓緩這一部分中等收入人士的生活壓力。根據《職業稅規章》法律規定,本澳可豁免課稅的職業稅免稅額只是95,000元,雖然特區政府近年來有一直實施職業稅臨時減免措施,包括:設立職業稅稅額之扣減項目、調升免稅額,以及實施“職業稅退稅計劃”,相信一定程度上能稍微減輕工薪階層的生活負擔,但臨時性措施始終並非長效的支援機制,加上自2011年開始,施政報告提出的職業稅免稅額一直維持在144,000元,已經八年未有作出調整,而職業稅稅額扣減項目之扣減率亦於2013年起沒有再調升,換句話說,2013年開始本澳有關職業稅的減免措施再沒有調升。雖然根據統計暨普查局的數據顯示,2018年第三季度的本地就業居民月工作收入中位數為20,000元,相比2013年度的收入水平已經大幅上升33%。但與此同時,本澳的各項生活開銷都同步上升,現時住屋開銷、用膳成本、醫療開支、交通費用等關乎民生的物價指數相比2013年度分別上升21%、16%、20%和12%[2],漲幅並不低。社會早有意見認為現時職業稅免稅額已經不合時宜,希望政府因應社會經濟發展的水平和居民生活的實際情況而調升相關額度[3],以協助中等收入家庭改善生活品質。


    為此,本人提出以下質詢:


  一、多年來政府都有推出一系列職業稅的臨時減免措施,但始終並非長效機制,因此請問當局會否研究調升現時《職業稅規章》中可課稅年收益的豁免限額?如否,原因為何?此外,2019年施政報告中有關職業稅免稅額維持在144,000元,近八年未有作出調整,職業稅稅額扣減項目之扣減率亦維持在30%,請問未來會否考慮調升?


  二、相比香港而言,澳門的職業稅制度比較簡單,職業稅的豁免及退稅措施方面都採取“一刀切”的方式,即免稅額及退稅比率的釐定都未有視乎每個納稅人的自身條件和家庭負擔而有所區別,未能更好地惠及有需要的家庭。請問有關當局未來會否考慮研究引入多元的計稅方法及扣減項目,按照納稅人不同的收入、家庭、住屋、健康等條件和情況作實際考量而靈活調整職業稅的豁免額及退稅比率?


  三、鑒於現時本地就業居民中位數距離2013年的水平已有相當大的升幅,加上未來人口老齡化所帶來的家庭扶養壓力,以及外圍環境的加息因素共同影響,中等收入家庭可能面臨經濟方面的緊絀和壓力,請問當局會否研究針對中等收入人士的經濟壓力推出更多類型的扶助措施?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


何  潤  生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廿七日



[1] 《澳門日報》:「澳經濟穩中有變」,2018年9月29日。

[2] 統計暨普查局:消費物價指數。

[3] 《新華澳報》:「街總促政府調整職業稅」,2015年3月13日、《正報》:「李振宇促調整職業稅免稅額」,2018年3月10日。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