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03 就完善現行公務採購制度事宜提出口頭質詢


根據相關數據統計,政府採購由2010年的78億元迅速增加至2014年的115億元,開支增幅約47%。2014年政府採購規模占財政開支和GDP的比重分別為17.5%和2.5%。但長期以來,政府採購因為制度缺失、監管不足、資訊不透明等原因,屢屢出現的價格高、質量差、效率低等問題,造成大量公帑浪費,引發公眾對採購制度的普遍質疑。如2016年1月審計署發佈的《顧問、研究及民意調查的外判服務》衡工量值式審計報告揭露,有6個公共部門共81個外判服務存在問題,涉公帑一億二千七百八十多萬元。

本澳每年已有超過數百億的政府採購規模,採購這一“蛋糕”巨大,風險漏洞亦高。如何遏制公共採購亂象、善用公帑,離不開依法施政。完善的法律制度建設是依法施政的前提條件。但是,有關公共採購開支的核心法律已實施多年,相關法律制度明顯與社會發展需要脫節。另外,在採購實踐中經常出現違法行為無責任追究等問題,均說明採購法律制度建設的不足。上述審計報告所揭露的問題,正好驗證了採購法律漏洞的現實存在。

目前,澳門正處於經濟調整期,經濟發展速度下調,政府財政收入也開始趨緩。隨著居民對政府所提供公共服務的要求越來越高,政府採購規模將不斷擴大,開支勢必逐漸增加。因此,特區政府有必要切實加強採購法律法規及監管制度化建設,提高透明度與效率,堵塞法律制度漏洞,減少權力尋租空間,實現採購的制度化與規範化運作。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一、近年來,政府採購領域的歷次審計報告所指出的一個突出問題是質次價高。導致此問題的根本原因在於監管制度相對滯後、存在薄弱環節。而且,外判服務出現“一買了之”的現象,這不僅造成公帑的使用效率低,亦會損害公共利益,容易產生權錢交易、黑箱操作等腐敗問題。事實上,按現行的公務採購制度,檢察院被賦予一定的監督職能。但當局曾直言,“檢察院在採購上,都係俾意見,最終是否採納都係由行政部門,開標委員會決定;亦強調,檢察院在公務採購的監督角色十分被動。”因此,請問當局,如何加強政府採購全過程監管,建立完善的約束機制、堵塞漏洞?長遠而言,有否問責機制,減少違規操作的空間?

二、依法施政是特區政府的一貫方針,政府採購須以遵從“合法性原則”作為執行的基礎。但是次關於《顧問、研究及民意調查的外判服務》審計報告所揭露出的行政違法行為,對於規管財帳運作上的主要法規,甚至部門自身的組織章程,皆存在認知不足和執行時偏離法律原意的情況[。因此,請問當局,如何解決當前公職部門對法律認知不足這一問題?短期內有何措施切實加強公職人員的普法教育工作,以及與履行職責相關的法律知識學習,營造良好的法治環境,推進依法施政建設?

三、由於政府採購所涉金額龐大,往往亦是腐敗滋生的高危地帶,所以政府採購服務,首先要明確“買什麼”。如上述審計報告所指出的“數車位”等原本屬於政府職能的工作也需外判調研。而且,行政長官亦強調,政府會適時檢討所開展的民意調查、研究及顧問等外判服務之必要性,以及如何將得到的結果和建議,更好實施到政策層面。對此,請問當局,今後有何具體措施在釐清政府職能的基礎上,按需制定外判服務?如何加強財政支出管理,提高資金使用效益,從源頭上、機制上預防腐敗?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

何   潤   生

                                        二零一六年二月三日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