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7 就治理黑沙環沿岸水域污染的事宜提出口頭質詢


多年來,黑沙環沿岸一帶水質污染嚴重,臭氣熏天,引發民怨。尤其是每逢夏季高溫天氣,海面污水污泥淤積,成為各種病菌孳生的溫床,極易造成各種環境衛生問題。特區政府雖成立跨部門小組整治沿岸排污,但污染問題卻遲遲未見根治。

根據《2011人口普查初步結果》顯示,按區域人口分佈,黑沙環及祐漢、黑沙環新城填海區屬於本澳人口最密集的區域。根據《澳門環境狀況報告2012-2013 》指出,雖然近年澳門沿岸水體的水質評估指數呈現下降的趨勢,但非金屬評估指數在多個監測點仍處於高水平。其中黑沙環在2012年及2013年期間非金屬評估指數監測點均大於標準上限。由於該區人口密集,澳門半島污水處理設備超負荷以及排污管道老化、工業、食肆非法接駁管道等歷史遺留問題,致使大量未達到排放標準的生活污水及工業污水排放到沿岸水域。並且,該區對開海面相繼開展的港珠澳大橋、新城A區填海等工程導致水流趨緩、水域縮窄,填海地與原有海岸線之間形成人工河道,令水文改变使航道淤塞,形成死水區,降低了水體的自凈能力。加上,黑沙環沿岸至關閘一帶泥灘水位較淺,污泥、污水積聚難消,情況更趨惡劣。

因此,治理黑沙環沿岸水域污染工作刻不容緩。特區政府必須正視問題,查清污水排放原因,從源頭解決污水、污泥淤積問題,加快清理沿岸淤泥和垃圾異物,實現水域生態有效修復,從根本上杜絕水環境持續惡化,為該區創建理想的生活環境,避免“鴨涌河”問題再現,影響本澳宜居、宜游城市的建設。

為此,本人提出如下質詢:

一、今年4月當局曾表示,“黑沙環沿岸水域污染的成因,一是港珠澳大橋工程令海面形成‘掘頭路’,水流循環不順。也可能是有人非法駁渠,讓污水流入雨水渠”;……“問題無法短期内根治,……,現有幾個方案,希望短期内可以有措施應對”。因此,請問當局,是否已經查清黑沙環沿岸污染原因?短期內有何緩解措施?

二、當局曾表示,A區填海地與黑沙環之間的水道現在類似“盲腸”狀態,……。原計劃考慮在“盲腸”的兩端,即黑沙環海濱公園與白雲花園一段,以及A區與珠澳人工島一段分別興建水閘,……,讓水保持流動,……,以改善水質,讓淤泥不會長期沉積。但工程要待A區海岸線完成才能動工,因為現階段上述水域的污染問題“好難搞”。對此,社會建議政府填平該河道以增土地面積和解決水域污染問題,請問當局對上述建議有何看法?會否對有關方案的可行性作評估和研究?

三、當局在《2015年財政年度施政方針》中提及按“污染者自付”原則,制定相關環保方案,因此,請問相關工作進度如何?本澳何時可落實“污染者自付”的相關政策,從源頭減排?同時,有何措施加強區域合作,建立預警信息共享機制,與上游城市共同應對沿岸水域污染問題?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

何   潤   生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