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6 就支援精神病患者及民間康復機構的措施提出書面質詢


回歸以來,澳門經濟環境的改善大大提高了本澳居民的生活素質,但與此同時,社會的急速變化在各方面為居民帶來諸多壓力,焦慮症、抑鬱症等常見精神障礙及心理問題逐年增多。據資料顯示,2015年全年到山頂醫院精神科求診數量達28,838人次;2016年山頂醫院精神科門診的就診人數高達30,808人次。近日亦有研究指出,現時本澳約有2.3至3.6萬人患上抑鬱症,高於香港和中國內地,結果顯示本澳抑鬱症流行性上升;並強調澳門應優先關注心理健康。

近年,本澳出現多宗自殺及企圖自殺事件,亦有不少懷疑精神病個案發生,引起多宗社會事件。這些事件大多與情緒問題有關,較難被發現,且有年輕化和隱性化的趨勢,反映現時精神健康意識在社區的普及性仍有待提升。此外,目前本澳居民對精神病患的誤解及歧視態度仍普遍存在,除了耽誤接受治療的時間外,亦會使隱蔽個案更難發現。不僅對於在社區內的精神病復康者提供支援服務有一定的阻礙,而且對病人家屬和社區都會帶來沉重的壓力和負擔。

現時山頂醫院擁有16名精神科醫生、15名心理治療師、9名職業治療師,與鄰近地區相比澳門的精神科醫生數目相對較低。按照2016年澳門總人口計算,即每一名精神科醫生應對三萬多人(1:35,000),若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1:10,000的比例而言尚存較大落差。並且,山頂醫院精神科是澳門目前唯一提供精神專科醫療服務的單位,僅設有病床91張與6間隔離病房。可見,在居民心理精神服務需求逐年上升的同時,本澳精神衛生服務資源相對短缺。另一方面,雖然特區政府已貫徹落實世界衛生組織的指引,構建“四級聯防、四環相扣”的聯合機制,但本澳涉及精神病或精神病康復者家庭悲劇仍時有發生,如早前台山新城市花園發生精神病患曝屍單位達半年的悲劇,該事件正好反映政府對於重返社區的精神復康者的跟進工作存在一定的缺失。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一、據有關研究,本澳雖然有精神病社區支援服務,但仍在起步階段,一般精神病患者並不願意主動就診,在心理上亦較為抗拒。加上政府對於民間機構的支援不足,如人力資源、專業認證、服務拓展等,使民間心理治療機構難以針對個案工作細化,只有大方向地工作,個案只能夠得到輕微的幫助,無法發揮民間機構的真正功能。因此,請問當局,如何進一步加強對民間心理治療機構的支援?充分整合及利用社區資源,鞏固和加強社區衛生服務體系在精神病防治康復工作中的作用?同時加強心理專業人員培養及引進,並補充相關行業人力資源?

二、目前當局已為精神病患制訂個人化復康計劃,提供持續性的整體跟進服務。然而,以台山新城市花園事件為例,該精神病患因沒有持續接受治療以致病情急轉直下,最終導致悲劇發生。事件足見政府關注和支援精神病患嚴重不足,且現時的後續跟進機制明顯存在缺失。因此,請問當局,有否根據本澳的現況,對目前的工作機制或措施進行適時的檢討、完善?對已離開醫院重返社區的精神病個案,如何作出有效的跟進及治療,以免其不按療程服藥而影響病情,增加復發及加重病情的風險?

三、回歸後經濟急速發展,本澳居民面對來自家庭、工作、社交等壓力,情緒病和精神病在社區漸趨普遍。因此,請問當局,如何進一步提高全社會對精神衛生重要性的認識,向居民推廣精神健康及培養樂觀等資訊,減低公眾對精神健康的負面標籤,讓公眾認識及關注精神健康,為精神病患者回歸社會創造條件?有何具體措施加強對精神病患者和家屬的支援,令康復者能夠更好地融入社會?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

何   潤   生

                                        二零一七年十月六日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