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9 就補植的樹種規劃及開展文物建築修復工程提出書面質詢


早前,強颱風“天鴿”襲澳,由於風力強勁,對本澳道路兩旁行道樹以及公園、山林綠化植被造成嚴重破壞,樹木損毁眾多。道路兩側根系較淺樹木被連根拔起、部份樹木被攔腰折斷,折枝斷幹更是滿目皆是,佳木蔥蘢、綠意盎然的市容不再,不少居民大嘆痛心。據當局估算,是次風災中約有五百公頃山林共五十多萬株樹木受損,超過一萬株樹木倒塌,四千株嚴重損毀需移除,九千五百株中度受損,其中倒塌的古樹超過二十株,未計算私人地段內的古樹;澳門半島的“市肺”松山公園的樹木,今次遭受很大損毀,三十三彎及健康徑幾乎每處都有大小樹木塌下,數量估計有逾一千株。坊間普遍認為,是次風災對本澳城市綠化方面造成災難性的破壞,並且至今仍有受損樹木未及時扶正或有待補種,個別山林斜坡處和綠化帶亦有大量斷枝需清理,不僅影響城市觀感,而且對本澳自身生態、城市環境潛在的威脅更為嚴重。

另一方面,是次風災除對本澳城市綠化造成嚴重損害,在風災中部份文物建築亦受到一定的影響,石敢當行台、譚公廟更是受損嚴重。此外,如本澳望德堂區等多處特色建築,原已年久失修、結構不穩,加上是次颱風影響導致結構情況更趨惡化,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一、當局表示,“天鴿”令澳門鄰近地區的樹木亦大幅受損,樹苗短缺,預計本澳受損樹木要到明年才可開展重植;並指出,考慮到颱風對樹木的損害,日後會採用穩固樹木生長的方法種植,選擇樹種亦會考慮以抗風能力強者優先。在此需要指出的是,抗風性雖是城市園林樹種選擇的重要標準,但不能成為惟一標準,城市園林樹木的適生性、多樣性、景觀性、功能性等需全盤綜合考慮,科學合理地做好樹種選擇和植物配置。雖然是次颱風本身強度大致城市綠化損害嚴重是客觀因素,但本澳綠化植被的日常管養方面亦亟需重新審視,適時開展檢討工作並總結經驗。因此,請問當局,是否已經著手研究規劃未來補植的樹種?如何優化樹種選擇,滿足抗風、遮陰、景觀以及生態多樣性的需要?會否評估本澳樹木尤其是古樹名木存在的隱患,及時做好惡劣天氣下的應對措施,切實加強樹木的日常管理、養護?

二、當局早前就文物建築分析及評估後指出,已按輕重緩急陸續開展第一批建築物修復工程,包括普濟禪院(觀音堂)、蓮峰廟、天后古廟、關帝廟、路環譚公廟、路環天后古廟、路環聖方濟各堂及九澳三聖廟等,修復工作預計可於十一月內完成。因此,請問當局,如何開展文物建築修復工程的前期準備工作,並根據文物建築的具體情況制定相應的方案?此外,如何對部分受損的私人業權或管理文物建築,如廟宇、受損的私人船廠等提供切實的修復、保護支援?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

何   潤   生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