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5 就颱風“天鴿”所引致危機處理、民防系統等問題


日前,強颱風“天鴿”襲澳,給本澳民生、經濟等各方面帶來嚴重影響,並造成重大人員傷亡,直接損失高達八十三點一億、間接損失為三十一點六億澳門元。同時,是次風災亦暴露出本澳危機處理、民防系統、基礎設施等方面的諸多問題。

眾所周知,危機處理能力是檢驗現代城市管理的重要標準。當局曾指出,提升危機處理水平、建設安全城市是政府的五年發展規劃的重要發展方向之一。是次“天鴿”風災反映出政府危機處理及統籌應變能力極其薄弱,可謂是“捉襟見肘”。事實上,當局早在2012年已成立“突發事件應對委員會”,其目的是應對突然發生且造成或可能造成嚴重社會危害的自然風災、事故災難、公共衛生事件和社會安全事件。但是,在“天鴿”襲澳期間及災後的救援,該委員會未能及時啟動,導致未能發揮應有的應對作用。

另外,在今年5月期間,特區政府“新民防中心”正式啟用。當局曾表示,民防行動中心24小時運作,治安警、海關和消防的指揮中心將各派一名人員駐場,一旦有颱風或災難發生時,可及時反應;指揮系統和相關設備亦比較先進和完善,明顯提升了綜合的應急處突能力。並且,在新民防中心首日運作,隨即舉行代號“火鶴”的颱風演習,測試27個民防架構部門和機構的溝通協調能力和中心的新通訊系統。根據有關規定,當本澳懸掛八號風球時, “民防中心” 須啟動。然而,是次“天鴿”颱風所造成的巨大影響,如水電方面,直至9月初,本澳住宅大廈才全面恢復供水;在風災過後的數日,一些舊區街道堆積的大量垃圾、雜物等有待清理,部份受影響的巴士路線亦未能及時全面回復正常;並且,颱風襲澳期間導致全澳大範圍水浸,水下搜救作業工作量繁重,除專業搜救人員不足外,救援設備亦難以應對。此外,是次“風災”信息公佈方面極為不及時、不透明,引致各種謠言在網絡蔓延。由於當局災後應對混亂、統籌不力,社會普遍批評“民防中心”未有發揮應有的作用,形同虛設。

環顧國內外自然風災的救援經驗來看,例如國內汶川、雅安等地震救援善後,除政府外,亦離不開民間力量。而是次風災的善後工作,正正是由本澳各階層居民與特區政府、前線人員、駐澳部隊以及企業一同參與、共同努力,為受影響的居民、弱勢群體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共渡時艱,充分體現了“同舟相濟、守望互助”的澳門精神。然而,在救災善後的過程中,民間組織、義工等如何與政府部門協調,整合力量、最大程度的參與到救援工作中,令其發揮高效作用;而民防系統又如何發揮統籌協調、引導作用,當局有待進一步解決、完善。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一、鄰近地區粵、港同樣受“天鴿”影響,但各地從容應對,未發生重大損失,澳門卻是如此“狼狽不堪”,甚至導致多人傷亡和重大財產損失。行政長官崔世安在日前批示設立檢討重大風災應變機制暨跟進改善委員會,旨在協助特區政府檢視、制訂應對重大風災的危機處理方案,包括改善氣象預報,加強民防工作統籌及訊息發布等工作。並且,當局亦表示,應對颱風及安全事故的中期計劃包括成立“民防及應急協調局”。因此,請問當局,如何就有關危機處理、民防系統、信息發佈等進行審視、檢討,查找不足,切實提升本澳風災防範、應對的能力,確保高效指揮決策以及應急救援,最大限度減少風災所造成的損失?

二、由於是次颱風期間,珠供澳電網發生故障,導致全澳供電中斷。同時,由於供電中斷,供水、電訊等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因此,請問當局,如何就電力、供水、電訊及地下管網等基建設施進行評估?尤其是進一步完善水電等應急後備支援,提升應急期的水電供應穩定性,切實加強城市系統防災、抗災及減災能力?

三、經過是次“風災”,長遠而言,本澳社會各界與居民須增強對自然災害等的憂患意識和危機意識,並提高災害、突發事件來臨時的應變能力。鑒於當局在是次“風災”過後曾指出,將長期進行恆常公民教育,提升各部門及民眾對災難的危機和自救意識。為此,請問當局,如何加強對本澳居民防災抗災的宣傳教育,切實提升全面防範意識?並適時研究建立及實施風險危機管理制度,為本澳城市的可持續發展、居民安居樂業創造條件?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五日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