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5 颱風“天鴿”對本澳影響


日前,強颱風“天鴿”襲澳,小城遭受重創。颱風期間,本澳大範圍停水、停電,電信網絡中斷,多區水浸嚴重,影響居民生活、商戶損失慘重。更為嚴重的是,是次颱風共造成9人死亡、過百人受傷。

天災不可避免,但人事可盡。澳門作為沿海城市,夏季颱風多發,對颱風並由其所带来的降雨和風暴潮的預報、應急工作尤為重要。然而,本澳如颱風等惡劣天氣預報機制常年來備受詬病,本澳氣象部門亦接二連三的預測失準,引發社會怨聲不斷。是次“天鴿”對本澳所造成的重大人員、財產損失,負有首要責任的氣象局可謂難辭其咎。事實上,早在22日香港、珠海等鄰近地區以及內地中央氣象台已預測“天鴿”的大致路徑、嚴重程度,並啟動相關預警、應急機制,呼籲加強防禦。就有關信息發佈時間來看,香港天文台於23日清晨5時20分發出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9時10分改發十號颶風信號;珠海市氣象局在23日6:30分發佈全市颱風紅色預警信號(最高級別),啟動最高防風一級應急回應,全市即停工停課停市停業。反觀本澳,氣象局直至23日上午9時才發佈“八號風球”信號,到11時30分方改為“十號風球”,預報時間遠遠落後於鄰近地區。此外,本澳氣象預測工作時用的預報字眼,“考慮掛八號波”,用“可能”、“考慮”等判斷模糊、確定性不足的表述,而非鄰埠所用的確定表述來配合水漲風暴潮。

在此必須指出的是,事後當局負責官員形容“天鴿”是“特別的風”,重申“天鴿”登陸前突然轉向及增強,很少見故很特別;指今次已按一般程序發放訊息。並表示,已經盡了自己能力做好工作。然而,與本澳的“特別”有所不同的是,粵、港同樣受“天鴿”過境影響,但各地從容應對,未發生重大損失,澳門卻是如此“狼狽不堪”,甚至導致多人傷亡。惡劣天氣預報事關重大,如若責任部門在已盡力的情況下還能出現如此重大災難後果,部門領導必須被問責或是主動退位讓賢,給社會各界一個交代。

另外,當局表示,為應對是次颱風,政府部門一直留意相關情況,並即時啟動民防中心機制,緊急服務部門均啟動了應急預案。然而,透過本人在颱風過後(24日)實地了解發現,本澳城區多處發生樹枝(幹)、招牌、護欄等折斷脫落的情況,路面佈滿雜物、垃圾等。如高士德、荷蘭園一帶等主幹道的倒塌樹木並未及時清理,給過往車輛與行人造成極大的不便和安全隱患。由於交通未恢復正常,除巴士班次有限外,因道路受阻個別巴士線路需臨時改道,居民出行深受影響。此外,本澳部分地區仍未恢復水、電供應,各臨時取水點外大排長龍,在夏季高溫天氣下市民生活極其不便。居民普遍質疑,政府救災善後響應機制速度慢、持續性低,亦未就有關信息、應對措施安排等進行實時公佈和更新,需靠市民之間互幫互助。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一、就是次颱風,當局強調,特區政府承諾會盡全力做好這次救災工作,並會因應這次事件總結經驗,檢視現行的機制,包括氣象訊息發佈,完善日後防災救災的部署工作。然而,僅靠“總結”、“檢討”無濟於事,當局須找出事件根源亦或是薄弱環節,對症下藥,並切實落實責任機制。並且,當局必須以對居民負責、以人為本的態度,克服麻痺和僥倖心理,紮實做好颱風、強降雨等惡劣天氣下預防應對工作,將可能引致的災害損失將至最低。有見及此,請問當局,就是次“天鴿”過境所造成的重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當局如何善後,並盡快回復市容?會否對是次颱風過境負有責任的主要官員實施問責,向全體澳門市民有所交代?此外,今後如何強化惡劣天氣的預警、預報,做到未雨綢繆,及時發佈有關資訊,令公眾有足夠時間主動採取防災避險措施?

二、澳門作為一個人口密度極高的旅遊城市,抗災能力尤其重要。以電力為例,本澳八成電力來源於珠海,由於是次颱風期間珠供澳電網發生故障,導致全澳供電中斷。鑒於供電安全、穩定事關民生商業,因此,請問當局,會否適時檢討向內地的購電量?並增加澳門自身發電比例?此外,當局表示,電力公司已經申請投建新的天然氣發電廠,已到最後審批階段。就上述有關規劃,是否有時間表?

三、是次颱風過境對中小企業及商戶造成嚴重影響。為協助中小企業度過困境,盡快恢復正常營運,當局宣佈設立受“天鴿”風災影響的中小企業特別援助計劃。因此,請問當局,除上述措施外,會否根據各受損商戶的具體情況,有針對性地實施援助措施,盡快協助商戶回復正常經營生產?以及,如何進一步協助本澳受災的弱勢群體,向他們提供適切得援助?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