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12 就監察食品價格、緩解通脹之具體措施及調整食品價格工作小組之職能事宜提出書面質詢(2017.06.28回覆)


澳門屬於高度外向型的微小經濟體,因受資源條件的限制,絕大多數與居民生活息息相關的食品、燃料等必需品均由外地輸入。從整體情況來看,本澳物價水平高於鄰近地區,尤其是主要食品類價格的不斷上漲已嚴重影響著居民的日常生活。因此,如何“平抑穩定”已成為當前特區政府重要的施政課題之一。

透過近幾年的統計數據分析,本澳主要食品,如新鮮肉類及蔬果農產品的進口價與批發價較為接近,除個別食品的進口、批發價近年有所增長,但變化幅度不大,總體而言仍較為平穩,其中進口價方面的變化幅度及趨勢不大、一直平穩。然而,與進口價、批發價成鮮明對比的是本澳的零售價,一般高於批發價格的二、三倍左右。換言之,本澳主要食品的批發價與零售價之間的差價甚大。在此需要指出的是,按照有關資料,鄰近地區的主要食品零售價已趨向平穩,部份價格更已開始回落,但本澳主要食品零售價卻仍然持續上漲。

事實上,當局於2012年已成立一個跨部門食品價格工作小組,以打擊和處理可能存在的不法和不合理的情況,尤其是批發零售環節中可能存在的抬價、短斤缺兩、壟斷、斤磅混淆標示等問題,以期穩定本澳食品價格。根據相關數據統計顯示,本澳綜合消費物價指數自2012年的90.37已上漲至2016年的108.23,並且2017年首季度已達到108.94。其中,食品類物價指數由2012年的89.41列上升至2016年的109.14。由此可見,本澳物價水平一直處於上升趨勢,而跨部門食品價格工作小組儘管成立多時,但在平抑物價的工作上卻遲遲未見成效,高物價依然是現時居民生活壓力的主要來源。此外,社會亦普遍質疑,現時價格工作小組的定位模糊、欠缺清晰的思路和有效的措施,除了公佈價格信息外,有關工作難以達至“穩定物價”的創建初衷。與此同時,在近年經濟快速增長的帶動下,澳門不同行業間收入差距呈現擴大趨勢,因而也進一步刺激了食物、住房及燃料等大類的消費支出和物價增長。而更令人關注的是,在高通脹、高物價的影響下,收入較低的居民更是難以分享經濟成果,生活水準提升緩慢。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一、眾所周知,食品價格與居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根據當局於近日公佈的與珠海、香港食品價格對比的有關數據,本澳豬肉、牛肉以及新鮮水果、蔬菜類的零售價格普遍高於鄰近地區。因此,請問當局,有何措施收窄與鄰近地區的物價差距?如何進一步監察主要食品價格,規範本澳食品批發及零售市場,減低不必要的中間環節、平抑物價,保障居民生活質素?

二、當前澳門正處在經濟深度調整期,切實緩解通脹對民生、經濟發展的衝擊,理應成為當局現時創新完善宏觀經濟調控的重點。因此,請問當局,有何具體措施減低輸入性通脹對民生、經濟的影響,切實幫助廣大市民、中小企業紓緩物價上漲所帶來的壓力?

三、現時社會普遍質疑“價格工作小組”除了“格價”功能外,未曾對“穩定物價”作出任何實質性的舉措或建議。因此,請問當局,如何就平抑物價、優化食品供應的各項環節,制定具體可行的措施?會否調整和強化“價格工作小組”職能和具體工作範疇?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

何   潤   生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

2017.05.12 就監察食品價格、緩解通脹之具體措施及調整食品價格工作小組之職能事宜提出書面質詢(2017.06.28回覆).pdf


 




回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