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0 就現行紀律程序的追訴期間、成效和因採購程序中作出違紀行為而受責的公務員人數提出書面質詢(2017.04.06回覆)


眾所周知,政府採購工作基本屬於行政行為的範疇,公開招標是政府採購的主要方式。採購工作的開展必須是有法可依、有章可循的,其行為受法律的約束與規範,尤其是現行的《行政程序法典》、《公共財政管理制度》,以及有關採購的法律制度等。但是,行政當局近年為規避公開招標或是“方便”自身工作開展,對採購項目化整為零“斬件”外判;同時,事後又強調“特殊”或“緊急”情況,“假手”進行另案採購規避“書面詢價”程序的做法似乎已成為公務採購領域的“潛規則”。

由於公共採購事務上的種種現存的“潛規則”已成為“常態”,不僅難以推動政府對公帑的合理使用和維護社會公共效益,更為嚴重的是,亦會增加貪污濫權的風險,成為滋生出犯罪的溫床,有損政府公信力。故此,不能僅以該等“不規則行為”並不等同於“貪污受賄”就直接忽視其所可能帶來的損害。因此,行政當局除了要完善現行的《有關工程、取得財貨及勞務之開支制度》及調整其招標形式所涉及到的金額外。與此同時,亦應該加強公務人員的守法意識,在必要時,甚至應該修改現行的《公共行政工作人員通則》關於紀律處分的規定,將追究紀律責任的期間及罰則加以調升,使其嚴格遵守現時採購法律的規定,以減少因“貪方便”或“一時疏忽”所導致的“潛規則”及其背後所潛在的“犯罪行為”的發生機率。

此外,本人曾經就有關問題在 “2017施政報告”辯論期間向當局提問,在政府採購中因“貪一時方便”或“節省時間”而故意規避現行公共採購法律制度相關規定,給特區政府利益造成受損、風險,會否就有關問題向相關人員提起紀律程序並作出處罰?但行政法務司長當時在立法會上卻表示,“就有關問題未見有相關的紀律程序”,並表示之後會向立法會補交資料以作參考。但根據當局所補充的資料可見,自2011年開始起計至2016年9月30日為止的期間內,行政當局曾開立過的紀律程序卷宗數目,以及最終受紀律處分人次數目的簡單列表,當中並沒有,亦無法回應本人所提出的、行政當局有否就調查報告所提及的違法情况,追究有關人員紀律責任的問題。

為此,本人作出下列質詢:

一、根據行政當局提交予立法會的補充資料,當中只列明了過去6年所提起的紀律程序立案巻宗數目,以及其後受紀律處分人次的數目,但卻沒有提供較為詳細的資訊。當局在2011年至2016年9月為止,對工作人員提起紀律程序的卷宗數目是2196個;受到紀律處分的人次總計為1734。因此,請問當局,有否在有關審計報告及廉署調查報告發表後,對於該等報告所指出的問題,向有關負責人員追究紀律責任? 以及,在當局提供資料的2011至2016年中所受紀律處分的人次,其有多少是因採購過程中規避法律等不規則行為而受到處分的?

二、根據現行的公共行政工作人員通則的相關規定,紀律程序的時效期間僅為三年,自作出違紀行為之日開始起算,然而,在很多時候,該等違紀行為均在其作出後經過一段時間才會為人所發現,甚至該等行為由於是在行政當局內部作出的,政府以外的人員,甚至只要是該等部門以外的人員根本難以知悉,該等違紀行為在被發現之時,其追訴時效早已完成,從而導致無法追究的情况。對此,請問當局,有否考慮延長紀律程序的追訴期間,進一步形成嚴密、有效的約束機制?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

              何   潤   生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

2017.03.10 就現行紀律程序的追訴期間、成效和因採購程序中作出違紀行為而受責的公務員人數提出書面質詢(2017.04.06回覆).pdf





回最頂